[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闻网-红网安仁站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内容阅读
[郴州日报]好想那一碗鱼粉
  来源:2018月1月5日郴州日报A7  时间:2018年01月08日   作者:段邦琼 阅读:

  1983年秋天,从未出过远门的我来到郴州师专读书。城市川流不息的车辆,亮丽光鲜的行人,鳞次栉比的高楼和优雅宁静的校园,于我而言固然新鲜,但我却一点也不感到特别。在我的意识里,城市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倒是校门口那些小小的摊点,让我倍感亲切,成为我对这个城市记忆最为深刻的符号。

  当年的郴州师专坐落于苏仙岭脚下,位置相对偏僻。周边虽然也有几个单位毗邻,但绝大部分地盘都是菜地,甚至荒地。门前是常年干涸、污浊的郴江,一座破旧的石拱桥将师专和对岸的师范一担挑起。靠近师专一头的桥头有一棵上了年纪的苦楝树,一年四季总有两个小小的煤灶立在树下。一个属于老太太的,用来炸油糍粑和油团子,五分钱一个,卖得很火;另一个是马姐的,用来煮鱼粉。马姐当时大概三十岁光景,从穿着上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个地道的乡下妇女。对襟尖领的灰卡叽外套,领口露出自己编织的毛衣高领,长长的黑发用一块花白的手巾束着,脸上总是挂着那种特别真诚特别小心的笑容。马姐煮粉的时候,旁边总有一个男人在默不作声地忙碌着:收碗、洗碗、扫地……

  马姐是栖凤渡人,就连师兄们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此摆摊的,都只知道她煮的鱼粉特好吃。说起来惭愧,在来郴州前我竟然不知道鱼还可以用来煮粉吃,总以为那玩意腥得很,就是用来做菜,还需经过特殊处理的。来校的第二天,一个老乡师兄一早就把我拉到桥头,说是要请我吃鱼粉。我不敢问这东西好不好吃,更不好拂了他的盛情。桥头树下已经挤满了人,大多是师专的学生。仅有的几个简易的马扎已成为早起者的宝座,就连地上的砖头也都座无虚席。我们只能跟大部分人一样站着等。马姐做事很麻利,尽管食客很多,而且在上课之前没冷清过,但每个人几乎都能在一刻钟之内端到属于自己的那碗粉。

  我敢发誓,那天早晨我吃到了有生以来最好吃的早餐!说是鱼粉,其实碗里连一片鱼鳞也没看见,只有那香辣浓郁的汤汁明白无误地告诉我的味蕾,这是用鲜鱼熬制而成的!粉吃在嘴里,香在鼻里、甜在心里、暖在胃里,幸福在脑海里!遗憾的是,两毛钱一碗的鱼粉,我似乎只吸溜了几口,便连汤带水吃了个精光!我极不情愿地放下手里的空碗,喉咙却怎么也不肯停止吞咽,胃里似有一个馋死鬼在拼命地呐喊:不够!我还要!看见师兄已经放碗,站在那里等吃的还有很多,我用舌头悄悄地收拾一下嘴边的残留后,用手掌抹了一下嘴巴,残忍提醒自己该离场了。

  回校路上,师兄问我怎么样。我有些失态地连呼“好吃好吃”。师兄告诉我,栖凤渡鱼粉是郴州有名的特色小吃,一般人是做不出这个味道的,只是稍微贵了点。我这才想到,两毛钱一碗还真有些贵,于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来说算得上是一笔款子了。

  因为有了这么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我便把魂吊在那棵苦楝树下了。虽然口袋里很少有余钱,但每个礼拜我至少会去光顾一次。如若来了别校过来串门的同学、朋友,我也会带他们光顾马姐的小摊。后来我还发现,那些偷偷摸摸谈恋爱的同学,不管他们平时做得如何隐蔽,但只要留意大树下,一准能抓个“现行”!这些家伙,难怪天天感叹钱不够花,敢情全都交给了马姐的小摊。

  三年后我离开了郴州,也就告别了美味的鱼粉。虽然偶尔会来郴州出差,也会刻意去寻找鱼粉店解馋,但似乎再也找不到当年坐在或站在苦楝树下吸溜鱼粉的那种情味。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当我漫步杨柳依依、水流清澈的郴江边时,心里充满了对当年的怀念和遥想:我幽静的校园呢?我青涩的青春呢?我淳朴的马姐呢?我日思夜想的鱼粉呢?

  好想好想坐在春风拂过的大树下,再吃一碗没有地沟油、没有添加剂、鲜香热辣的美味鱼粉!

[作者:段邦琼]
[编辑:何超]
[来源:2018月1月5日郴州日报A7]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