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闻网-红网安仁站 > 永乐文苑 > 永乐文艺 > 内容阅读  
熊峰山游记
  来源:  时间:2017年12月27日   作者:刘观生 阅读:

  熊峰山,处于仁城东南五公里,莽莽苍苍起乎罗霄一脉,为熊峰山国家森林公园和永乐江国家湿地公园之主要构成地。虽山高不及县域金紫仙,但因其为神农釆药教化先民、欧阳厚均等名贤修建三柱塔、江出峡间山势神奇人文厚重而声名远播。是仁城居民远近香客和来安回乡文人官员游子的首揽胜地。正应了那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秋高气爽的清早,我和一文友陪从京回乡的李原大哥,乘车向能峰山进发。李大哥是许久未回家乡而首次游熊峰山的中纪委驻人民日报社纪检组已退休学者官员。去过天南海北名山大川的他,却久仰家乡的熊峰山。

  沿途一路,我们浏览了“凤岗紫气”、炎帝矗立药王位列和香火袅绕肃穆神旷的神农殿及其广场。浏览了联云“炎帝耜耕延万代香火;神农茶药赶千年分社”、“青砖黛瓦马头墙;雅亭金稻油菜花” 袁公题写天下独一的“稻田公园”。浏览了“月潭夜色”“溪洞蛟腾”环抱、索桥跨江、岛上桃花嫣雾似有《桃花源记》的桃花岛。

  我们一路介绍,谈论着“安仁古八景”己过的四景,在风光旖旎的谈兴中,来到了飞流直下浪花堆雪的大石电站大坝,顿觉空气涌动水气湿润。李大哥虽久未回乡,但关心家乡的发展变化和人文历史,已多渠道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与之交谈,可谓左右逢源。

  大坝的左边为大石岭古道。青石板路傍江而行,“狮子探江”“望夫石”“九龙洞”等景一一来到眼前。我们边走边观赏威武大坝将永乐江拦腰截住形成的大石湖美景,江水、跨江新桥、游船和远山尽收眼底,几株红枫照水,数声鸟鸣穿峡。这里是当年乐昌挑盐的必经之路。依山而建的民居,栋栋青砖青瓦,聚集或独居陈列,民风纯朴。歪斜的篱笆、吱呀的板门和独特风格的柴火饭、蒸米酒、土鸡鸭,是很享受的农家乐。不知不觉来到天王殿,“大千世界,不二袛园”门联吸引着我们。清嘉庆年间,谢贞女立志不嫁,在这崖踪树影古道美景间建立寺庙,皈依佛门,修行布道,传盛至今,琉璃飞檐,香火不衰。天王殿对岸,怪石嵯峨,望之如关帝侧面坐像,须眉手足逼真,活现的“关帝圣像”。大石岭,崖石峥嵘,形态各异,古道通幽;永乐江,水上乐园,如丝如带,蜿蜒其间。山者,景之骨;水者,景之魂。山水映衬,构成了这美轮美奂的山水图。记得我11岁那年,从安平青岭挑草药到县城赶分社,就是经过这古道。那时是艰苦年代,无心看风景。

  大坝的右边为映入眼帘遒劲行书雕刻“熊峰山国家森林公园”巨石碑和管理处,像迎宾主人一样敞开胸怀。著名的百里渠道在此坝上引水灌溉滋润着下半县。此处也是登山道口,道旁谷坪建有“福地广场”和山壁“万福墙”,篆刻着不同字体的“福”。为了方便游客提升公园档次,近年政府又投入巨资铺设柏油路和护拦,完善了美丽的盘山“旅游公路”。

  我们就从这柏油路迤逦而行。虽己深秋,桂树仍然郁香,沁人心脾。微风拂过,草木中不时露出芙蓉花和木棉,灿笑得花枝颤舞,也似在欢迎我们。向上仰望,山巍峰耸,树木苍翠,遮天蔽日。我们激情再起,要直达山巅征服之。沿途碰到三五成群的登山者,有骑车驴友,有执手搭肩笑语一路的年青情侣,还有相濡以沫彼此携扶的中老年夫妇。

  转过几道弯,身体开始出汗,心跳加速的我们登上了半山腰。修葺一新的雄峰古寺巍然矗立,金碧辉煌。史载,历经风雨几度被毁修复的古庵已有1700多个春秋,现今的古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2015年进行内部装修并由原名“熊峰庵”变更而来的。前殿为天王殿,镀满金身的弥陀菩萨居中笑脸相迎,两旁是四大天王;后殿为大雄宝殿,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像;侧殿为佛堂、观音堂、斋堂等。寺内雕龙镂凤,檐牙高啄,晨钟暮鼓,古韵悠悠。千百年来香火始终旺盛。善男信女纷至沓来,顶礼膜拜,祈福祈寿,传说能有求必应,抚慰人间。

  古寺前辟有望远台,凭栏远眺,但见万山红遍,乐水北去。文友吟联:“母亲河,乐水自南来,河岸东西源向北,水碧连天远;观景岭,熊峰从地起,岭腰云雾塔摘星,峰霞映日长。”李大哥伸出母指连称:妙联!妙联!环顾山腰,陡崖壁立,千峰竞秀,翠松挂壁,藤灌缠树,晴霞映衬,山色如画,谓之“熊峡红霞”,为这次经过“安仁古八景”之五。县志七绝诗云:“三峰屹立耸云涯,赢得朝雾与晚霞。不教江头铺丽锦,疑从峡口布丹纱。鸦鸣古树分霜染,虹饮寒泉衬日斜。一株遥山飞不断,溪烟浓处几鱼家。”

  熊峰山又地处战略要冲,天然屏障,历来成了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时期,费尽心机的日寇,欲打开东进茶陵、酃县、遂川这条战略通道,大规模进攻熊峰山,偷袭大石峡口,我军在此英勇阻击,三战熊峰山,日军遭遇惨败。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也在这里重挫国军。如今战壕战痕尤在,世故云烟苍凉多少?尽皆淹于岁月。

  从半山腰雄峰古寺通往山巅有两条路:一条是宽畅蜿蜒的盘山油道,一条是在石梯道上新近铺装的陡峭木板曲径小道。观完古寺稍作休息后,我们从木板道开始向上攀登。这条道最陡处达七十度,宽仅一米左右,中途修建了一座六角亭,阶梯两旁均有一米高的木护栏及多处休息木椅,风韵古朴犹长龙,供登山者歇脚恢复力气。

  我们劝李大哥在六角亭休息一下,挥汗如雨,气喘吁吁的他才停下来,边喝水边环顾四周和峰颠文塔。“在你们的带领和助兴中登上了我久仰的熊峰山,了却夙愿”,李大哥感概良多地说。恢复力气,兴致再起的我们,越往顶攀感觉天空越蓝,也越敞开胸堂深深呼吸带点惹人喜欢的草木香空气。最后冲刺六百余级,登上了峰巅。

  峰巅上有三处麻石铺就全新漂亮平台,桂柏杉松银杏绕列。最高处是矗立“神农文塔”的观景坪,其下是游客停歇坪,再往下是停车场。我们忘记了吃饭的时间,此时真的是饿了,把带上山来的中餐津津有味地吃着,边吃边欣赏四周的美景,天地畅阔,置身于一览众山小,登顶我为峰,“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感怀中。

  历史上,峰巅建有驰名的“三柱塔”。清嘉庆年间,本邑进士浙江监察御史岳麓书院山长欧阳厚均建文塔,本邑进士卢兆鳌和士绅林添瑞步其后,增建二塔于左右,均系砖石结构,七层六角,座落三峰。“三塔俱成,屹然鼎峙,望之如笔格”。1944年,三塔均被日本侵略军炸毁。然白云苍狗,1987年在此兴建电视卫星接收转播站,加上楠木仙移动通信信号发射基站和2016年新建的“神农文塔”,人们称为“新三柱塔”。

  新建的神农文塔,仿古时建筑,六角七层,青瓦灰墙,直插云天,夜有轮廓灯和射灯闪烁,格外夺目。塔身正门悬一联:“文兴安邑抒忧乐,塔坐熊峰揽纵横”。塔基座四周镶嵌了六幅代表县邑历史文化底蕴的仿铜版阳刻雕像。如“神农尝百草”,“教化农耕”,“冷泉石山茶”,“赶分社”,“欧阳厚均”等。文塔因与“惟楚有材,于斯为盛”的岳麓书院山长欧阳厚均有历史渊源而令人敬仰。欧阳厚均培养了令人惊绝的得意门生如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李元度等杰岀人才,开启近代崛起的湖湘文化并造就了中国近代史。民间还流传这样的说法:不拜神农文塔者,其子弟难以承继书香之气。

  文人墨客来此参拜文塔,登高临风,灵感十足,吟诗抒情。此时,我也情不自禁和文友吟起一首《踏莎行》一首《五绝》来:“紫气东来,秋光普度,白云舞绕山峰处。欣观邑色乐江潮,层林尽染芳香路。笑跨深林,级爬几数,健身伴侣传情愫。鸟声婉转谷音回,神农文塔摩天曙。”“险道旋叠山,挥汗未愁艰。攀爬凌绝顶,远眺放眼宽。”早年在人民日报社做过记者编辑,文学素养很高的李大哥听后,大加赞赏:好诗词!切题!这确实是一座历史悠久人文底蕴深厚的山,典故多多,意趣无穷!

  文友继续向李大哥介绍:景区高差较大,气候变化多样,不仅四季各异,且山上山下两重天,春、冬季节更为明显。平地小雨,山区大雨纷飞;平地晴天,山区烟波浩淼。由于降水量多,地表水蒸发量大,山下水蒸气上升,气温带状下降,即凝成雾,似绸带面纱、似花朵波涛,有时随风飘扬,东西上下不定。来时云雾汹涌,四野迷踪,去时倏忽飘过,天开空碧;快时目不暇接,慢时几天不散。大千气象,虚实相生,景观奇特,犹如腾云驾雾,令人陶醉。

  一日多景是此山的又一特色。清晨,天空繁星散去,月光淡隐,东方一线光芒由白变红,云蒸霞蔚。稍后,一轮红日喷薄而出,云霞被染得七彩滨纷如织锦绵延无际,山川万物披金,这为“峰巅观日出”。白天,晴空万里,鹰击长空,由近及远:田园如画,车水马龙,峰峦叠嶂,万豁生风,仁城云楼虹桥与安攸盆地悠然可见。山下,乐水北去洣水湘江,江天竞蓝,水面鸟翔鸭嬉,三两渔人垂钓江畔,几簇云团漂泊天边,情趣怡然;山上,杉、松、枫、栎、桂、柏、银杏等一片林海,郁郁葱葱,杜鹃红艳,野果嫩鲜,芝兰芬芳。据测算,山上的负离子每平米达一点六万个,是城区的十倍,实为天然氧吧。此山真可谓:藏四时风景,养万物生机。

  下山也可以从南坡“旅游公路”走,领略那边依山傍水、云雾谷、红叶林、古村落等生态美景。我们还是原路返程。此时,天空晚霞如练,山间暮霭层层,一轮新月挂上树梢,感怀山水之美,又常在于晨昏。晚眺仁城,万家灯火,映红半边天际。李大哥收获惊喜,仍游兴末尽,依依不舍,期待重游。我们频频回首仰望,神农文塔华灯初放,雍容华贵,耀眼夺目,像茫茫大海上的灯塔,照亮指引航程。

[作者:刘观生]
[编辑:何超]
[来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