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闻网-红网安仁站 > 永乐文苑 > 永乐文艺 > 内容阅读  
再见,红色的“华王”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7年04月27日   作者:谭涛峰 阅读:

  人老不想外出的我,这次却“心甘情愿”地来了回“红色之旅”。清明节一大早,我与华王乡党委书记何书典同志相约,到华王乡这个革命老区去缅怀革命前辈和先烈。往事追思成记忆。这里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唐天际将军的家乡,也是当年朱德同志在安仁指挥革命的始发之地,好久没来这个值得思恋的地方。

  人老出行,要先远后近。在乡食堂吃了早餐后,首先去离乡政府近20里的革命老前辈贺英杰同志的老家——五峰仙鸦雀湾。五峰仙五座山峰相连、最高处海拨750米,与耒阳市接壤。这里流传许多与神农有关的故事,解放前又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武装活动之地。1971年,我采写“五峰山下红小兵”时特意爬上了五峰仙,前去拜访回家休养的贺英杰老革命。他那段回家休养与当时的“政治气候”有关,因为他身体健康,且还不到50岁。贺老身着军装,“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我看到他1955年的照片是“上校军衔”,那时也只有33岁。贺老1922年3月生,1934年参加赤色游击队,1935年加入共青团,1938年转为中共党员。12岁参加革命、13岁入团、16岁入党,这一“特殊岁月”的“特殊经历”,在当今是难以想象的。他当过“交通员”和李克农的警卫,参加过延安整风和大生产运动,又先后参加了沙家店粮站战役、榆林战役和攻打大原的战斗。1959年8月调总后部技术装备研究院军需技术装备研究所任政委(副军级)。那次,他兴致勃勃地同我谈了好几个小时。其乡音未改、一口的安仁土话和家乡常用语讲述当年参加革命的情况和对家乡的深情眷恋。当地有位乡亲还谈了贺老与相邻乡回家休养的革命老前辈,原中共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华同志在一条山路上相会时,忆过去、话今天又说又笑,后两人互看身上的作战时留下的伤疤,看着看着,两人都流下了泪水。由于当时生活还很艰苦,那天中午我们吃的是干红薯丝煮的红米饭,菜是辣椒抖茄子,还有从山圳里抓到的少量小鱼虾。尽管饭少,贺老还是亲切地讲:“年轻人要吃饱。”我当然是看事行事,决不能多吃,有了半饱就行了。吃完,虽然贺老不肯,我还是按规定交了三两粮票、一角二分钱,因为这饭是他堂侄煮的。走时,他坚持要送我一程,既握手又拍着我的肩膀说:“欢迎你多来,将来有机会在北京相见”,我走得好远了,他还在招手目送。“9·13”事件后,贺老便高兴地回到了北京。回忆那次交谈,如同发生在昨天,贺老的音容笑貌,那种革命前辈的风采、平易近人的品德,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贺老于2004年10月28日因病去世,如健在今年还只有95岁。后来,我虽到华王多次,但再也没上五峰仙。当年是山中小道,如今水泥公路到了山顶,上山下山方便多了。可赞的是这里的森林没有因通公路而受到破坏,仍然山青水秀,一片绿色生态景象。下车后,贺老的堂侄孙扶着我上高坎陡坡来到贺老的老房,他堂侄指着门口那个小坪说:“那年我叔叔与你就是坐在这里交谈。”此后我再未见到贺老,那次交谈虽快半个世纪了,但情景仍记得很清楚。看了他的房屋后,便又去看贺老当年闹革命、暗地里出村走的那条隐身山圳。

  清明这天由于护林防火紧迫,开车送我的乡干部小刘责任在心,沿途都在查看打招呼,所以我要看事行事、快去快回。到乡政府后,何书典同志一边用手机指挥全乡的护林防火,一边热情带我参观了乡政府附近朱德同志当年住过的赵古祠和门前的拴马桩,瞻仰华王烈士纪念碑,碑上写有68位烈士的名字。读着这些名字心里想了很多,他们每人都是一座历史丰碑,是一首壮丽的革命赞歌。参观朱德讲话戏台遗址后,来到已修缮的唐天际将军的旧居。故居厅屋新立了唐天际将军的半身塑像,即将举行揭幕仪式。华王过去虽然来过多次,但清明节来还是第一次。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心情自然不一样,对革命烈士的血迹和革命前辈的足迹,所形成的革命传统教育课堂感受更深。是啊,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革命前辈、先烈的流血牺牲,就没有幸福的今天。何书典同志说:“华王乡是一方难得红色宝地,我们决心充分挖掘、整理、发挥、提升这一资源和优势,把华王建设成有特色、有品位的革命传统教育和红色旅游基地,并以此为动力打好脱贫攻坚战。”

  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唐天际将军在郴州、汝城、桂东、安仁时,我采访因交谈、合影过多次,在《湖南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过多篇稿件。每次采访、接触、交谈,都是一次深刻的教育。记得正逢唐老八十大寿时,县领导想小范围“表示”一下,唐老坚决谢绝。碰巧县城旁我妻子娘家有位亲戚办新婚喜酒,我征求唐老的意见后,要妻子和她弟媳在酒席开席前,请厨师装了一锑鼎锅如团子肉、黄炸肉、豆腐罩子、“头碗菜”等。提去后他好高兴,亲手切了两块生日蛋糕给她俩人吃,并招呼县招待所晚饭时热好上桌,一定不要打乱层次。那餐唐老高兴地吃了两砣团子肉和其他菜,还喝了点米酒,他感慨地对同桌省、地来的陪客说:“这是我家乡做喜酒的菜风味特别,大家一起来吃,我是40年未吃这菜了”,话语中体现着他浓浓的乡情乡味,后是随来的保健医生劝阻才停筷,他嘱咐剩下的菜留着明天吃。唐老最后一次离开安仁时,我同安仁县委领导一起送他到耒阳空军机场上飞机,唐老百感交加、难舍难分,不断招手、含泪而别。那一件件、一幕幕的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2004年我还应邀回安仁参加了纪念唐天际将军诞辰100周年大会。唐老是军内著名的书法家,那次的郴州之行对单位和乡亲是有求必应,写了不少书法作品。他为我也写了好几幅,其中我客厅那幅大对联“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成了我家的“传家宝”。唐老那时虽年过八旬,但才思敏捷,书法时对毛主席诗词和古名句一想便知。

  还有趣的是此次“红色之旅”,我坐的车一路播放着《十送红军》、《农友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革命歌曲,一曲接一曲,显现了革命老区特色,我边听边品味。由于是护林防火的特殊日子,我决不能耽误何书记太多时间,便谢绝他的挽留赶回县城吃中饭。再没有时间去看望、拜访这里的朋友和老熟人,在离开华王乡时,不知谁家录音机播出吕继宏演唱的《再见了大别山》,歌里的地点和对象虽不一样,且又听过多次,但此时此刻,那激扬动听的歌声却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深深地感受到那情、那景、那味。再见!绿色的五峰仙,再见!红色的华王乡。

[作者:谭涛峰]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 湘ICP备190146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