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闻网-红网安仁站 > 永乐文苑 > 永乐文艺 > 内容阅读  
“文化观园”——月池村
  来源:红网安仁分站  时间:2016年12月09日   作者:谭涛峰 阅读:

  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与牌楼乡党委书记周红同志兴致勃勃地游览了与我们莲花村相邻的月池村,因为他联系该村。

  一个有特色、有文采的地方往往让人难以忘怀。月池村是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大坪洞,永乐江沿村而流。一路走去,经过山下、老湾、竹园、月池大湾、荷叶渡、双塘、南湖、石门等村小组。就在石门组旁有个历史远久的石门寺、老君观(属安平镇。相传明朝郴县的何孟春年轻时曾在石门寺读书讲学、寄宿老君观。后从这里出发考中举人、次年又考中进士,官至礼部侍郎。边走边看自然引起我许多记忆。小时洗澡永乐江,在河水中的树蔸下抓鱼,一直“摸”到荷叶渡;年纪大一点抗旱时在永定渠“守夜水”,巡渠走村一夜连一夜;到君园里摘油茶籽、在竹园大洞搞春插或“双抢”……,那些白天和黑夜历历在目。远亲不如近邻。我还认识这里刘其平、卢琢瑕、刘头珠等老村干部和后来的村支书周名发、许持松、周黑皮等同志,有的打交道还比较多。改革开放前尽管受了些“左”的影响,但村民仍赞扬他们是苦干实干的好干部。周名发、许持松后来被录用为国家干部,(周成了县里的先进典型,许当上了安仁的副县长)。有道是“乡愁”既是一种情感又是一种动力。月池在外工作的人,不少能为家乡出力献策添光彩,村民反映许持松、周名发、何玉云、周忠生等同志就为家乡做了不少好事,如那条很早修成的从乡政府横跨月池村、连接安平镇的村级水泥公路就是一例。我深感一个地方读书风气好、出的人才多,这里的环境和发展就不一样。有15年未来了。眼前这些村落真是旧貌变新颜,一丛丛绿树、一栋栋别墅式的新房,文明卫生、新风扑面,实在是美丽乡村行。村支书周小毛说:“这些年来,全村有95%的农户建了新房”。在竹园组我们还看到一村民在自己新房门口坪里,立了一座两米多高的毛主席白石像,以示世世代代不忘党和毛主席的恩情。

  小时就知道月池的人会读书、会演戏、会学打(练武)。如该村有个远近闻名的剧团,经常演出“打鸟”、“小姑贤”、“梁祝”、“斗地主”等地方花鼓戏,对编导周生甫、鼓师周佑苟大伯和那些演出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至今还有记忆;当年这里又是个武术之乡,周显瀚大伯、周观保大叔等那些武术师舞刀耍棍、舞龙耍狮的埸面看过不少。上世纪50年代初,这里成立了牌楼乡的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当时无疑是一大亮点。特别是这里书香浓浓、人才济济,有一种月池特色文化。据史料记载,明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这里有位读书人京试高中会元、后入翰林任编修,皇帝颁发圣旨,在其家乡修建了一口半月塘。我读初中时在县文化馆参观文物展览时,还看到过一周姓村民捐献的这道圣旨,可惜这圣旨在“文革”中被遗失。后来,当地一位前清秀才为月池写了两幅对联,一是:月下静观栖凤竹;池中多养化龙鱼。一是:月下看书心弥静;池上呤诗句更清。月池塘的西边有同时期建造的月池公厅,这是栋一进三重式的建筑,大门高大宽阔,曾悬挂过“钦赐翰林及弟”、“文魁”等木匾。台阶上立着两根大圆木柱,曾有这么幅对联:“月吐精明常新景,是光风霁月;池钟灵异一瓣香,在芹沼莲池”。,安仁县教育局何文先生在其所著书中对此有详细记载。月池塘和月池公厅现已作了修缮,周红同志边看边用手机在公厅拍了周辉甲先生的根雕艺术品等好些照片。在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开发、利用中,我建议他们除保护古老的建筑外,还应充分挖掘其历史文化,以薪火相传,这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历史和现实证明,读书成风是一地发展动力的源泉。朗朗读书声对一家、一地,可说是前进的脚步声。过去这里的农户有“讨米也要让子女读点书”之说,因而人才辈出、不少人在党政、教育、科技、文艺、新闻等部门工作,呈“百花齐放”之势。如有著名陶艺家周国桢、根艺名家周辉甲、能源专家周全之、著名学者周室辅等。恢复高考后,安仁第一位考入北京大学、后为波士顿大学博士的刘星星就是该村人。周国桢先生我多次采访接触过,有年正月十五,还在他家看其“琢鸡婆”。那次我俩漫步永乐江边,谈家乡、谈人生、谈艺术,留下了回味。这里在外的党政领导干部有周斌、周农翻、周迎春等同志。周支书沉思片刻对我讲:“读书是人们生存、成长的一种智慧。实话实说,过去生活困难时,读书的风气还浓。有道是饭饱文章健,现在丰衣足食了,按理更应好好读书、脑子更实。可现在一些农家孩子读书的劲头似乎比不上过去了。因此要恢复好的学风,就我们村来说其重要性和难度,可以说不亚于脱贫攻坚。读书出人才,是乡亲们的一种精神寄托,补齐眼下的‘文化短板’,是村党支部常考虑的一件事,否则会影响月池的发展前途,也对不起前辈”。我认为作为一个村支书,这是有识负责之言。

  树大从根起。提起这些名家,自然想到他们当年的小学老师——周荣绅老先生。这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老教育工作者,并几次拜访和采访过他。周老建学校、执教鞭,在校园辛勤耕耘了40多个春秋,他的学生达3000多人,其中成为专家教授、高级工程师、各级领导干部的上百人。除上面讲的著名陶瓷艺术家周国桢几位外,还有如著名国画家东方人、北京大学教授、语言文字学家何九盈等。2000年,周老90大寿时,周国桢、何九盈等92位周老的学生给他敬献一块黑底金字《春风化雨》的大匾。1980年他退休后,对教育事业仍然是一往情深,学校经常请他作从严治校、师德教育的辅导讲座。他在家热心公益事业,注重培育良好的村风民风,看到村里有赌钱打牌、不孝敬老人的,就严肃批评。由于他威望高,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往往几句话就解决问题,连那些最调皮的青少年在他面前也规规矩矩、老老实实。2002年2月17日,时任安仁县县长的颜新民同志到周老家看望慰问,并聘请他为“安仁县公民道德教育顾问”,颁发了大红聘书,周老欣然接受聘请,决心与乡村干部一起把月池村办成公民道德教育的样板村。他满怀激情加班加点编写了《公民道德歌》,通过村党支部、学校,发到村民、老师、学生手中,深受各方欢迎。那次我一同去了,并合影留念。我说:“周老,我是你的学生之学生,这里的周显球老师,就是我读安仁一中时的语文教师。”令我念念不忘的还有周老对我的一件家事的关心。我继父去世时,年逾八旬的他竟赶来参加追悼会,并念读追悼文。继父的安葬地在我们屋背的莲花山,这虽是我们队里的山,但过去是周姓所管。为此有些周姓人提出异议,有的则提出了一些条件。德高望重的周老一语定事:“合理合法、就这样办,周姓人家不要再说这讲那了。”他这正义之言,减少了我许多麻烦。遗憾的是周老去世时因不知,我未能前去悼念。月池有一股尊老爱幼、与人为善的好民风,如村支书周小毛就有一段舍己救人的佳话。2006年7月15日,邻村有座山中水库的坝垮塌,一村妇被洪水冲了下来,时任村委主任的他,奋不顾身地在洪浪中救下了这位妇女。我说:“周支书!这事虽过去了好几年,我还记忆在心中,你也是位货真价实的美丽中国人”。月池还流传许多互帮互助、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如老湾组曾经有位热心慈善的“珠仔婆婆”,虽然与我家不亲不邻,在“三年困难”时期却热情关心劳少人多的我家,经常暗地里给送点大米杂粮,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要送点来,我家感激不尽。

  月池的往事、今事,经济、文化,构成了一幅秀美的画图。记得家乡爷辈老教育工作者周育才先生当年他的住房大门上的固定横幅是“爱我池莲”。我想,人们爱月池,更爱其“池莲”。临走时,周红同志兴奋地说:“月池村文源深、文脉广、文气足、文才多,称得上文化大观园”。他希望村支两委承前启后,育好人、种好树、抓好生产、生态、搞好清洁卫生,真正把月池村建成文明、富裕、生态、民本的“希望田野”。

[作者:谭涛峰]
[编辑:何超]
[来源:红网安仁分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 湘ICP备190146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