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闻网-红网安仁站 > 新闻中心 > 魅力安仁微信平台 > 内容阅读
一枚吃货的春夏秋冬(秋篇)
  来源:县人民医院  时间:2016年02月22日   作者:彭瑜 阅读:

  盛夏的暑气在秋风的一再坚持下,终于握手言和,渐渐散去。袅袅秋风里,地里的辣椒也由青转红。抖焦吧,炭火煨,瓦钵抖,是安仁美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红彤彤的炭火中,随意丢入几个辣椒,任其裹满灰尘,噼啪作响,偶有火星溅出。炭火热力威猛,毫不留情的激发辣椒骨子里的野劲,当表皮稍稍蜷曲,呈剥离褪去之态,焦香满屋之时,用布稍稍褪去辣椒表皮,哪怕还带着灰白的灰烬,人们也毫不介意。丢入焦吧,木槌和瓦钵千百次的碰撞间,辣椒的饱满肉质化作丝丝缕缕的体态,紧紧的依附在瓦钵的纹理里。辣椒,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对配角的选择,又极具包容性,可是当季的豆角,芋头,毛葱,茄子,也可以是是油渣,干鱼。不同的配料和主角携手同台,给我们带来了层出不穷的惊喜,和风格迥异的的口味。更有麻油增香,豆油提味,撒入几根白绿镶嵌的葱花,一切的食材都无声无息的潜入了辣椒的纹理和余热中。焦吧,永远是饭桌上一道身价不高,却食欲大增的宠儿。饭局接近尾声,总有吃货喊一声:“嗯南还有不有乃个要,不要我就要内焦吧嗒!”经常不等有人回应,就一勺热气腾腾的白饭,“啪”的盛入快见底的焦吧内。白米饭马上裹满了诱人的汁液,筷子,顺着焦吧的弧度,从底到口,呼噜噜的几下风卷残云,再舔舔嘴角的饭粒。吃到这个份上,这个焦吧才算物尽其用,吃货才心满意足。

  秋冬之际,艳阳高照之时,主妇们就捡场淌烫皮,安仁话的“淌”是一个十足的动词,在这里,是指一勺米浆在四方不锈钢架子里,极具艺术性的晃来晃去,直至匀称的一个的过程。早晨的深秋,还有白露凝结在萧瑟的树叶上,柴火就袅袅升起来了。主妇们支起一口大锅,大桶装着乳白的米浆,竹篙子撘起来。柴火烫皮本身是无味的,它提供的是一种厚实坚韧的嚼劲,用其洁白的底色,给骄纵的辣酱提供一个足够泼洒的舞台。农家自制的辣酱,用茶油烧过,放入蒜叶,端上来华丽丽的颜色,放在烫皮旁边,娇艳夺目。烫皮有一种致命的缺陷,就是必须出锅趁热吃,稍有延误,就变冷变硬,大打折扣。然而,这种缺陷,也是它最魅惑的地方。必须站在锅边,脸庞映着跳跃摇曳的柴火,接过烫手的一张,大刀阔斧的把辣酱抹上烫皮,卷起来大口嚼之,是何等快意。站在挂满了一张张烫皮的竹篙子之间,晒着明媚的秋阳,意与秋气高,悠然见南山,体味着烫皮中深藏的柴火清香,似乎忘记了城市里一切逼仄和琐碎。

  深秋的夜,款款而至,做里几十年烧烤的“眼子”,踏着夜色出现在安仁的街头。“眼子”,真名不详,因为戴着一副极其像算命先生的黑框眼镜,被人称为“眼子”,倒是歪打正着的成为一个不算招牌的招牌。多年来,“眼子”经营的场所,换了几个地方,最早是转盘,在和城管以及生活的博弈中,辗转搬到了烈士公园和人民银行之间,一个狭窄的角落里。灯光昏暗中,身后的墙壁,依稀写着黑色的大字“办证”。眼子年年岁岁在这里,刷蘸料,,撒葱花,添炭火,无数次的翻着他的鸡腿鱿鱼豆腐,成为我记忆里秋天一个不可磨灭的符号。他的烧烤,相对干净,在安仁街上最早开创性的煮萝卜豆腐汤,价格低廉,最开始五毛一碗,来一碗,热气腾腾,驱逐寒意,暖心暖胃。据说靠这个,“眼子”抚养几个乃即,还建了几栋房子。这个无从考据,但是眼子生意好,却是有目共睹的。晚上十点的安仁街,有下自习的学生,有收工的工人,有摩托车司机,与其说我爱的是烧烤,不如说我爱的是扑面而来的人间烟火的味道。“眼子,跟我烤甲鸡则吧咯,不要得铁多辣子”“眼子,我的哦还冒来咯,快满咯,我货死嗒你手上”。眼子口具好,会谈狗,熟客们都和他毫不客气,他也忙不迭的口里答应,手上麻利的做着生意。岁月更迭,眼子已经做了近视眼手术,不再戴眼镜了,我现在也是偶尔的来一趟,扯上几句谈,要一点烤串,抿一点相对低档的小酒,融入这安仁夜色中的人间百味里。。。。

[作者:彭瑜]
[编辑:admin]
[来源:县人民医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县委主办 中共安仁县委宣传部承办 Email:arxcgov@163.com
Copyright 2004-2016 www.anre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闻网 红网安仁站